曲远

业渚真好啊真好啊

【业渚】业君,潮田渚又要反攻啦

为什么是又呢?
很短小
以及ooc预警



潮田渚和赤羽业在一起已经快三年了,这当中不乏吵吵闹闹,大事小事皆有。


就在最近,潮田渚从网上看到了一篇“我居然反攻成功了”的贴子,贴子里讲述了楼主与他男朋友从相识相知到相爱的过程,其中就有段两人纠结攻受的问题。


潮田渚就很纳闷了,凭什么别人家的小受都能反攻,他就不行?


于是他决定做点什么。


潮田渚决定先从百度上找些灵感。


“教你如何把男朋友搞得欲仙欲死”

“黏黏糊糊的爱情”

“那♂啥的正确用法”

“啊,这都什么东西啊?!”咱们新世纪美好正直善良可爱的潮田渚少年的内心自然是十分纯洁的,这些他自己想都没想过,更别说用在赤羽业身上了///


一想到赤羽业满面潮红地被自己压在身下,口中呢喃着“不要”……


“哇…好刺激…!”潮田渚捂着微红的双脸,反攻的决心又强了许多。


“唔,反攻反攻反攻反攻反攻,到底怎么样才能反攻啊?”潮田渚抱着赤羽业前几天送的玩具熊,坐在电脑前发着愁。


这时候,赤羽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啊,一上午不在,渚有没有想我啊?”,潮田渚回头,只见赤羽业轻轻地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渚在想什么呢?”


潮田渚丢开娃娃,盯着赤羽业看了几秒,突然一个用力,把赤羽业按到在地上,“业君,我要反攻——!”


“嗯,嗯?”赤羽业显然是没有回过神,望着自己身上脸红的潮田渚,“嗯,嗯什么嗯啦,都,都说我要反攻啦!”


赤羽业倒是觉得好玩,琢磨着陪他潮田渚闹闹,“哦,那么渚小朋友,你打算怎么反攻呢?”


潮田渚当然不知道怎么反攻啦,坐在电脑面前想一上午也没想出个什么名堂,可也不能就这样罢休吧?会被瞧不起的…


无可奈何惊慌失措只好俯下身,舔舐着赤羽业的锁骨。


赤羽业被潮田渚小猫一样的动作给笑到了,他一个转身,又将潮田渚按在身下,“渚小朋友,反攻难道不是把你的手指放进我的那个地方然后转来转去吗?”语罢不忘咬咬潮田渚的耳垂。


潮田渚哪经得起这般挑拨啊,一会儿便软了个透顶,浑身似乎都散发着粉红泡泡。
赤羽业看着潮田渚这幅面色潮红的模样,笑着道:“等你哪天不会被我吻得出神,再谈反攻这事儿吧!”


至于后面嘛,当然就是哔了个爽。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喜欢吗_(:3」∠)_

【业渚】半夜遇到跟踪狂怎么办

又名赤羽业是个计划通



最近潮田渚觉得有点不对劲。


具体怎么个不对劲法,大概就是觉得浑身不自在,一天到晚总有人盯着似的。


不过我们机智聪明活泼可爱美好善良的潮田渚同学也没有深究,该上课上课,该玩玩。


可就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发生了一件事。


下了晚自习天已经黑了个透顶,潮田渚背好书包准备去买明天早上吃的面包。


潮田渚的教室到学校大门有一段路程,潮田渚便拿出手机刷推特。


“最近貌似有跟踪狂出没,大家小心哦。”盯着中村莉樱刚发没多久的推特,潮田渚颤了颤。


“跟,跟踪狂?!”这就使潮田渚想起了最近那股不对劲,“不会吧……”


心里安慰着自己不会有这种巧合,走得却越来越快。


“怎么感觉后面有人……”潮田渚握紧背包的肩带,此刻他希望自己脚下生风。


但后面却实实在在真的出现了脚步声,不急不缓。


“假的吧不可能的吧就这么让我碰上了吗……”心里的恐慌越来越大,逐渐占据大脑,潮田渚索性直接撒腿就跑。


后面的人似乎也小跑起来,声音越来越近,潮田渚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这时,远处传来了赤羽业的声音。


“渚———”


潮田渚停下脚步,仔细一看,赤羽业站在前方对他挥着手。


潮田渚二话不说直接跑到赤羽业身边,“业君快走,我后面有跟踪狂!”


赤羽业一听,拉着潮田渚的小手就跑,后面的人大概是看到突然冒出一个人,便放弃了。


两人一路哒哒哒跑到了校门外,听着身后没有脚步声,慢慢停了下来。


“诶,还真是险呢。”赤羽业握着潮田渚的小爪,时不时捏几下,“嗯,真的好险啊……”刚回过神的潮田渚自然也没有多想,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喘气。


“渚直接回家吗?”赤羽业若有所思地望向惊魂未定的潮田渚,“诶,我还要去买面包……”


就是这样。


“那我和渚一起走吧。”


“诶?”


“你想想,万一那个跟踪犯还在盯着你呢,两个人一起也会安心一些。”


听到这句话潮田渚立马转头看了一眼,“对,对哟……那就麻烦业君了。”


赤羽业伸出手揉了揉潮田渚的脸,“叫我业啦。”


蹭的一下,潮田渚的脸就跟罗维诺家的番茄一样红,一会儿后默默伸出手,拉住赤羽业,“业,那,那走吧……”


于是两个人就拉着小手说着小话向面包店走去,其间赤羽业还以“今天已经太晚了干”的理由成功在潮田渚家住了一晚。


大概潮田渚永远也不会知道赤羽业在拉着潮田渚跑的时候身后比的手势。


永远不知道中村莉樱为什么要在放学后发条推特还拿了件黑斗篷披身上。


他也永远不会知道赤羽业趁潮田渚洗澡的时候给莉樱发的潮田渚睡衣.jpg


不过他知道了又怎样。


反正他俩在一起了。




被朋友分享的一个东西吓到立马写了篇业渚
大家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喜欢吗_(:3」∠)_

【业渚】谁说幼儿园里不能谈恋爱?

两个小孩可爱的日常w
OOC预个警



1.吃饭的时间
“孩子们吃饭了!”老师这一句话,也就让孩子们解放了天性,一个个掏出饭碗。
“业君,你要吃什么?”
“我想吃渚~”
“我不能吃的啦……”潮田渚无奈地拿起赤羽业的饭碗,“那就随便给你打点咯?”
“饭后甜点要渚~”
并不是很想理他。
……
“吃什么呢…?”
也是很不容易才选好,一路小跑到赤羽业身边。
“给,业君。”
“渚喂我好不好啦~”
“不要,业君你要学会自己吃饭!不然以后不能成为男子汉!”
“……”
赤羽业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吃起了饭。
终于劝动了这个懒业,真是的一点也不自觉,好歹也是五岁的孩子了!
正拿着勺子捣饭的潮田渚愤愤地想到。
“渚。”
“啊,怎么了?”
赤羽业突然转过来盯着潮田渚一会儿,指了指脸颊,“这里,有饭粒。”
“诶诶?”
正准备伸手去摸,
赤羽业的脸便在自己眼前成倍放大。
吧唧。


2.午睡的时间
“业君,不要在这里午睡啦…你该回到你自己的床上!”
幼儿园的午休铃声刚响起,赤羽业就一个箭步跑到潮田渚床边,如八爪鱼似的趴在床上。
“诶,不要,渚你也过来睡吧。”说完还恬不知耻地蹭了蹭潮田渚。
“啊,业君真是的!”气鼓鼓的潮田渚只好掀开被子和赤羽业睡到一起。
“业君,不要把我抱这么紧啦……”
“业君,不要老蹭我了……”
“业君……”
“好啦渚我不弄了快睡吧。”
“那你倒是把手拿开呀……”


3.游戏的时间
幼儿园在午休后都会主持玩游戏。
就像现在一样,老师带着孩子们到空地上。
“那么,今天就玩老鹰捉小鸡吧!”
几次猜拳下来,赤羽业被选中做老鹰。
“嗯——那潮田渚鸡妈妈要好好保护孩子们哟!”
显然老师很不放心赤羽业这个幼儿园扛把子来当老鹰。
希望赤羽业不要搞出什么幺蛾子呀…
老是这么想着。
只见赤羽业狠狠地盯着潮田渚。随着老师一声哨响,赤羽业一个飞扑,
——捉住了潮田渚。
赤羽业笑了,潮田渚懵了,孩子们疑惑了,老师震惊了。
“赤羽业呀,你应该去抓后面那个小鸡呀……”
赤羽业很不屑地瞥了一眼那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开始和老师讲起了道理:“老师,我是一只很饿的老鹰,所以我应该抓这只鸡妈妈而不是那些肉都没有的鸡崽,而且鸡妈妈离我这么近我干嘛要去抓离我那么远的小鸡呀balabalabala……”
得了你就是想抓潮田渚而已。


4.上课的时间
“好啦孩子们,我们开始上课啦!”
站在小黑板前的老师招呼着小朋友们回教室。
“业君,不要玩了,上课了!”
潮田渚连拖带拽地把赤羽业拽回教室,“业君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这时老师的声音又响起,潮田渚连忙带着赤羽业坐好,“好了孩子们不要讲话了,老师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长大了,你们要做什么呀?”
问题一出,孩子们马上打开话匣子。
“我要吃完食堂的胡萝卜!”
“食堂的胡萝卜的确很棒呢!”
“我要当太空人!”
“那你的爷爷奶奶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想成为老师!这样我就能管我不喜欢的人了!”
“孩子你的思想是不是有点危险呀!”
“我要娶渚!”
“哦很棒嘛……诶?”
老师懵逼了,循声望去,最不让人省心的赤羽业晃着小手说,“我要,娶,潮田渚!”
旁边的潮田渚也是被吓得晃了神,许久才拉拉赤羽业的小手,“你,你瞎说什么!”
赤羽业听到这话可就不高兴了,他使劲抱住了潮田渚,“我眼睛还在,没瞎说!”说着还不忘用潮田渚的手摸摸自己的眼睛。
“你,你就是瞎说!”
赤羽业皱了皱眉,看着潮田渚因恼羞而紧抿的嘴,就这么吻了上去。
甜甜的,软软的。
“说了我没骗你啦。”


5.春游的时间
幼儿园主持了一场春游,目的地是一个很漂亮的小花园。
“孩子们准备好了吗,那么出发吧!”
一路上小朋友唧唧喳喳,过会儿捉个小蝴蝶过会儿吃个小饼干,也是快乐极了。
“渚,你喜欢花吗?”
旁边的赤羽业这么问。
“喜欢,不过业君问这个干什么?”
赤羽业笑了笑,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朵花,“家里摘的,感觉和渚挺配的。”
说着别在了渚的头上。
“真的很可爱诶!”
“业君总是做这些事……”
不过,也挺好的。
十几分钟后也终于是到了目的地,孩子们休息了会儿又闹腾起来,窜上窜下的,快活得很。
“渚,你过来——”
听到了不远处业君的声音。
“来了——”
入目是一片草地。
“业君干什么呀?”
赤羽业神神秘秘地拉住潮田渚的手,对着不远处的小伙伴们大喊道:“你们听着!这片草地!被潮田渚的丈夫,赤羽业,承包了!”
孩子们被那边赤羽业的声音吸引,一个个都瞧了过去。
只看见了潮田渚涨红着脸使劲打赤羽业的头。



潮田渚生日快乐www
这只赤羽业有点干物啊【沉思】
喜欢吗_(:3」∠)_

【业渚】学生在期末真的会好好学习吗?

学生业×教师渚
一篇不是很业渚的业渚文

       晚自习。

       潮田渚在讲台批改今早考的试卷。

       大概是期末了,学生们都很安静地做着作业。

       “这堆学生也终于让我省了省心。”

       心里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我也得加油了!”

       正当好老师潮田渚准备加快速度,
       “咔嚓——”

       咔嚓?

       这是手机拍照的声音对吧?

       潮田渚警觉地抬起头,哪个学生不求上进期末还玩手机!

       在座的学生们还在沉迷学习。

       “嗯……错觉?”难道是自己恍神了?

       狐疑地盯了一会儿,直到前排几位学生抬起头来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潮田渚才讪讪收回了目光。

       啊算了算了,一定是错觉。潮田渚轻轻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下。

       “咔嚓——”

       嗯?

       嗯??

       这不是错觉了吧!这是真的了吧?!

       潮田渚迅速地抬起头来,嗯,还是一样的认真。

       不行,潮田渚!不能被他们的外表迷惑!

       虽这么想,可是学生们苦读的模样真是挑不出一点毛病……

       潮田渚仔细考虑了会儿:“嗯…这学生好像是在我发神的时候玩手机……”

       呵,崽子。

       潮田渚坏笑一声,镇静地坐下,又开始批改起试卷,精神却集中在教室的几十个学生上。

       “咔嚓——”

       呵!

       潮田渚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了头,便瞧见了赤羽业正拿着手机。

       逮着了!

       潮田渚马上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赤羽业座位边:“业君,你在干什么?”

       赤羽业看着一米六不到的老师跟个小孩子似的过来,笑着指了指作业,道:“渚老师,我有一道题不会。”说着将手机递给了潮田渚。

       潮田渚接过手机,上面是赤羽业拍的题目照。

       诶,是这样啊?

       “而且晚自习很安静呢,我都不敢去问老师呢。”

       对呀,毕竟期末了,学生们都在努力学习呀……

       可我居然怀疑有人不务正业,对学生不信任,真是,太差劲了!

       “业君为班级着想了呢!”

       “毕竟期末了嘛。”

       “好了,业君继续吧,不过记得把拍照声去掉哦!”

       赤羽业点了点头,调成了静音。

       唉,我一定是还没进入状态,要不要再严格要求下自己呢……

       潮田渚,转过身去,思索着自己的“增负计划”。

       便没有看见赤羽业露出的招牌恶魔微笑。

       将镜头对准老师,按下快门。

       “啊,这张不错,加入收藏夹吧。”

       赤羽业不会的题?不存在的。


上课拍照搜题的迷之脑洞
可能还会有后续【?】
喜欢吗_(:3」∠)_